第200章 纠葛

新书推荐:带着系统穿逛异界沉寂十万年无敌奶爸闯异界胡言乱娱万道星途一觉醒来成战神剑宗旁门主君的甜心有点咸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汉末孤峰

    “朕已经刻意避让他们,不想与御史起冲突。可回了御书房,怎料奏折里又是一堆骂声,简直岂有此理!他们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朕这个君父了!”皇帝越说越气,一激动又是两眼发昏。

    皇帝头痛欲裂,江裳华也是无动于衷,只面无表情的听他抱怨着,过后才淡声询问道:“那么陛下,您想要荣王妃的性命吗?若您想要她见不得她好,干脆赐死就得了。”

    “朕要她性命干什么?”皇帝拧眉问道。

    江裳华淡声道:“既然陛下本意不是要荣王妃的性命,何不放她离京呢?将荣王妃困在京城,她若是有个好歹,御史届时又有话柄对陛下口诛笔伐。为此,陛下的肩上背负着荣王妃一条性命,还会惹得宗室和御史不满,陛下觉得值得吗?”

    皇帝沉默了。不是因为江裳华说得不对,正是因为有理,他才无可辩驳。

    但他依旧松口。

    江裳华沉声道:“我知道陛下有私心。我本不该过问,但是陛下富有四海,坐拥江山,什么样的女子你得不到呢?陛下又何必对一个刚刚丧夫的寡妇执着?平白留下污点和骂名。”

    皇帝倏然抬起头来,凝望着江裳华:“因为荣王妃是你未来的婆母,你才会如此卖力地劝朕?”

    “并非如此。”江裳华摇头道:“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为陛下解析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陛下退让一步,给荣王妃一条生路。如此,百官才不会对陛下口诛笔伐,更不会骂您是昏君,不是吗?”

    皇帝依旧沉默。

    江裳华喟叹一声,“陛下,实不相瞒。荣王妃的病情也是我诊断的,目前看来,她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醒来了。再继续将她强留在京城内,她会无声无息地死在昏睡之中。这是陛下乐见的吗?”

    “陛下不用质疑我的用心,我丝毫没有偏袒荣王妃的意思。我只是站在医者的角度上,尽力去救身边的患者而已。太后如此,荣王妃亦然。”

    皇帝烦躁道:“道理朕都知道。可你不懂……她本来就是属于朕的!”

    “!”江裳华听了这话,是惊得眸子都睁大了。

    难不成,皇帝、荣王与荣王妃之间,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纠葛?

    见江裳华惊愕,皇帝却蓦然松了一口气,好似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给吐露了出来。他道:“外头桌案旁的卷缸里,有唯一一副用布袋装着的画,你去拿来。”

    江裳华疑惑,这才提步去将他所说的那副画拿来。

    画卷交到了皇帝手中,他便将布袋打开,示意江裳华帮他搭把手。直到画卷被完全拉开,江裳华才发现这上头画的是荣王妃!

    这画像足有一人高,画得及其逼真,不难见绘画之人的用心。画像上的荣王妃英气逼人、飒爽艳丽,容貌上未有什么变化,但气质却是不同于如今的温婉端庄。

    江裳华一看落款,黎曜,绘于成德三十二年。

    黎曜正是皇帝的名讳!而成德是先帝的年号,成德三十二年便是二十六年前了!

    用黎珏的年龄稍微一推算……二十六年之前,荣王妃恐怕还未嫁吧?所以他们三个人的纠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吗?

    “看见了吗?朕还是皇子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白卿云了。”皇帝双眸痴迷地望着画像中的女子。

    江裳华哑然,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心中惊疑不定,猜想皇帝难不成是为了抢夺荣王妃,这才对荣王下手的吗?

    可是,为什么他能忍二十几年,直至今岁才对荣王动手呢?

    皇帝自顾着欣赏着画中的她,好一会儿才不舍地卷好了画卷,又放回了布袋之中,可见珍视程度。

    他将画卷放在了床榻边上,才惋惜一叹:“总归,这事是朕对不住她。你回去告诉黎珏,朕许荣王妃回蒲州静养,但前提是,黎珏不得离京,这是朕的底线。”

    江裳华颔首:“明白了,我会转告他的。”

    “你回去吧,记得替朕保密,就当朕今日没有吐过血。”皇帝挥了挥手,打发了她。

    “臣女告退。”江裳华退了三步,这才转身而去。

    床榻上的皇帝,霎时柔和了眸光,又拿起画卷抱在了怀中。

    ——

    离开了皇宫,江裳华便往荣王府而来。

    近来荣王府愁云惨淡,没有人上门来,自然也是门庭冷落。是以江裳华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房才打开了府门。

    “原来是江小姐,快请进。”门房唤来小厮,让他将江裳华带到花厅去,并且派人通知了世子。

    等黎珏来的时候,江裳华已经喝上热茶了。

    王府下人也是知好歹的。在这艰难的时期,还日日上门的也唯有江小姐了,这已经足见情谊了。更别说,江小姐还是未来的世子妃。

    “还好没有怠慢你。”黎珏进了花厅,冲她绽开了笑意。

    江裳华也是莞尔一笑:“王府的下人都很周到,你放心吧。对了,王妃今日怎么样了?”

    提起荣王妃,黎珏敛去笑意,摇头道:“还是没醒。宝妍说,母妃睡梦中还是会惊悸。恼恨的是,那狗皇帝竟是不允我送母妃回京休养!我真的……”

    黎珏握紧了双拳,额角也是暴起了青筋。

    那未说完的后半句话,无非就是“恨不得杀了他”。只是黎珏克制,知晓自己不该将这大逆不道的话说出口。

    见他的愤怒无处宣泄,江裳华生怕他会气坏自己的身体,便将好消息告知他道:“其实我刚从皇宫出来。皇帝同意荣王妃离京静养了。”

    黎珏愕然一瞬,好一会儿才惊喜道:“当真?是你说服皇帝的吗?”

    江裳华颔首:“嗯。大朝会散朝之后,皇帝差人传话,命我觐见,中途便是说了这事儿。他本是不允的,还恼恨御史们骂他。所幸他也不想害死王妃,我劝了几句之后才妥协的。”

    “太好了。那我这就命人收拾东西!明日便送母妃离京,免得皇帝反口。”黎珏喜出望外。

    她却不得不拦住黎珏,如实说道:“世子,皇帝虽然同意王妃离京静养。但是……他不允你离京,还说这是他的底线。”

    黎珏的笑意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磨着后槽牙冷笑道:“他怕我直接回了青州,起兵造反吗?呵呵。”

    江裳华抿唇,没有接话。

    “放心吧,我没有这样的心思。就目前而言,相比起造反,我还是更想弑君!”

    最后的“弑君”二字,黎珏压低了声音,便也显得十分阴森。但江裳华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其实她心中也有恨。皇帝想杀自己,虽然如今回京,他又收敛起了杀意,一派和善的模样。但江裳华也不会忘了,艮那柄寒芒闪烁的匕首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冰冷感觉。

    荣王妃一出事,黎珏完全可以恨地不加掩饰。他的双亲都是受皇帝所害,此仇不共戴天。

    可江裳华不可以表现出自己的恨。这不是艮得没得手的问题,而是如今她不仅仅代表着自己,更应该考虑江家。她如今占着江家小姐的名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就必须为江家作考虑。

    是以江裳华在皇帝面前,总是可以收敛起自己的所有情绪,以平常心面对皇帝。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和平而已。江裳华知道,艮久未现身,皇帝很快就能发现苗头。一旦他确定艮遇难了,自己就首当其冲。

    未来的她,或许还要遭遇很多的艰难。

    ------题外话------

    纪念一下第200章,今日在评论区首位打卡的小宝贝,奖励28XXB~~

    更多好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微书坊

    ,微信号:xvbook

本文网址:http://www.51802.com/xs/8/8196/48680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802.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