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egg

新书推荐:诸天最豪横法海拾得遗珠月下归穿越三国之铁蹄出征废材修仙锦鲤多末世篇纹龙快婿星希花开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四大王侯举世之境

    火球。

    这并不是哥简单的形容词,而是他真的看到一枚火球。

    高黎的ar视觉没有t0u'sh-i功能,只能看到经脉。可在眼前这枚火红色的蛋中,没有任何经脉,唯有一颗火球,熊熊燃烧。

    “火球?”沙普尔不太明白,他的记忆里面没有关于这些东西的介绍。

    “是的,一团真气火球,仅仅只是看着就感觉热。”高黎说。

    “这,这是怎么回事?”沙普尔看向高黎。

    喂老兄,这是你孩子,这是你的蛋,你问我,我问谁啊?我又不是拜火人。

    “你先别急,我给你仔细看看。”

    高黎目前的ar视觉一共有三个模式。

    经脉模式:能够看穿经脉气海。

    修为模式:能够让高黎给别人传功。

    战斗力模式:能够一眼看穿一个人的战斗力,而且生效距离非常远。

    高黎将这三种模式来回切换,经脉模式下只能看到火球。修为模式下,也仅仅只能看到明晃晃的一片。反倒是在战斗力模式下,高黎能够看到一组不断变化的数字。

    “如果,能让我看看别人家的蛋,有对比的话,也许可以。”高黎道。

    “这……”沙普尔思考一番,道:“有!我这就去找!”

    说着,沙普尔跑了。高黎倒是一脸纳闷,这蛋可是相当于人家的孩子,谁放心能借给你吗?

    蛋先放在这里,高黎去了自己的房间。此时房间里有凌珑和楚妙音。

    “如何,我的马,变强了吗?”说道这匹救了自己性命的战马,楚妙音异常温柔。

    “没有,它告诉我,它不想要修为,也不想在战斗。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返回草原去狂奔。”高黎道。

    楚妙音都惊呆了,她僵硬地转过头去,看着凌珑。而凌珑则用恬淡地微笑告诉她: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懂马言?”楚妙音问道。

    “我不懂啊,我家驴懂啊。”高黎道。

    “你家驴懂马言,难道你还能听懂驴语?”

    “我听不懂驴语,可是我家驴会说人话啊。”

    “啥?”

    这一次,连凌珑都惊呆了。

    “驴!”高黎喊了一嗓子,立刻,神俊驴跑了过来,一张神俊地驴脸从窗子伸进屋子里来。

    “啥?”驴问。

    “说话!”

    “说啥?”

    “随便说点啥,他们不信你会说话。”

    “不是,东家,我也基本没怎么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过话,你突然就要我说,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啊!”驴愁的把脸都拉长了。

    然而,此时已经不再需要多说什么,因为人人都听到了驴的话。

    一片寂静之中,楚妙音最终呵呵一笑,道:“黎庄,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那笑容,也是僵硬到了一定程度。

    “所以嘛,我就知道一般人看到我会说话一定是这个表情,所以我一直都没说话。”驴长着脸,摇晃着耳朵回去。

    房间里,几个人沉默了一阵,高黎突然主动切断了对小白的控制。

    “你做什么?”楚妙音吓了一跳。

    “邪异的事件暂告一段落,我也没有必要继续保持着对小白的控制。这样,你不放心,我也不放心。”高黎道。

    “我……”楚妙音本来还想说什么,可看了一眼凌珑,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便不再言语了。

    又过了一阵,楚妙音似乎平复了心情,对高黎问道:“关于你的云母,你打算怎么办?”

    此时云母正在房间顶上悬着,就好像没了绳子的氢气球一样。听到在谈论它,它立刻飘落下来,pia地一声落在桌子上。

    “我有几个计划。”高黎说,“我计划弄清楚邪异的诞生方式;侵染方式;与人的结合方式;邪异的来由;邪异‘母亲’所说事情的真相。当然,我更加好奇,既然邪异本身其实对‘母亲’并没有任何忠诚可言,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更多如同小白和水母一样的邪异多躲藏起来?毕竟邪异那么多,那个阿姨不可能一个个都盯着吧?”

    楚妙音盯着高黎,脸上满是奇怪,她低声道:“你果然与众不同,你得到这些计划之中,竟然没有一个是为了消灭邪异的!”

    高黎道:“敌人是杀不光的,消灭邪异是一种做法,可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做法?”

    “跟它们当朋友?”楚妙音提高了声音。

    哇,公主大人你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想法呢!

    “比如,让它们无法寄生。”高黎笑了。

    “这就好像蚊子,我猜这世上和我一样恨不得让蚊子灭绝的人大有人在。可蚊子是无法灭绝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将蚊子驱赶走。”高黎说道。

    楚妙音漂亮地眉头微微一皱,仔细思索一番,若有所得。只见她来到凌珑身边,低声问道:“凌珑姐……”

    “嗯?”

    “蚊子是什么?”

    这丫头竟然没见过蚊子!她从小得过的多奢侈啊!也是啊,人家是公主,还是皇帝和太后最喜欢的公主,从小肯定身边就不缺少驱蚊草药,说不定还有高手以真气灭蚊。等到长大之后就有真气护体了!百毒不侵啊!

    好令人羡慕啊!高黎感觉想哭。

    凌珑给楚妙音解释了一下蚊子是一种多么令人厌恶的虫子之后,楚妙音点点头,道:“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能理解这种心情。”

    算了,你根本不能理解。

    又闲聊一阵,沙普尔已经回来。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拜火斗士。高黎见过他,那是沙普尔的一个护卫。

    “高公子!这是我的护卫!多年来一直跟着我!他也刚刚有了孩子!”沙普尔气喘吁吁地说道。

    那拜火斗士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裹,高黎以ar视觉观看,果然那也是一枚卵。和之前那枚不同的是,它拥有一个气海,以及密密麻麻的经脉。经脉虽然不成型,却分布在整个蛋中。

    看来,这应该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高黎带着两人回到展厅,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只红色的巨蛋,竟然不见了踪迹!而在地上,高黎看到了几根狗毛!

    糟了!

    “高公子!这?”沙普尔一脸疑惑。

    “我怕有人私自动它,所以派人放起来了,你们在这休息一下,我去取来。”高黎面容不改,心跳却早已加速。

    “有劳高公子了。”

    高黎转身出去,然后直接狂奔厨房。果不其然,雅雅为首,手里正握着一把锤子。一旁的洪三牙正在烧火,小米正在擦锅,秦苏妍则十分熟练地准备各种调味料。

    “锤下留蛋!”高黎赶忙喊道。

    “恩公来抢他的蛋了!打他蛋!打他蛋!别让他抢走喽!”洪三牙哈哈笑道。

    雅雅虽然疯,可不傻,看高黎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蛋吃不得。不过她假意猛的落锤,只是想要吓一下高黎,结果那锤子年久失修,锤头竟然直接脱落下来!

    “完了!”高黎眼睁睁地看着那锤头落在蛋壳上,心中想着自己未来的可能的牢狱生涯。

    然而,锤头落在蛋壳上,就仿佛落在了金属上,只听当啷一声,锤头在上面只留下了一道浅显的痕迹,便滑落地面。

    高黎赶忙冲过来,仔细看看,确认没事,这才想起来这只小疯狗。

    “主子,这个蛋……”雅雅知道做错事,一脸紧张的问道。

    “这是人家拜火人的孩子!你们几个小疯子!给我面壁思过去!”

    当高黎扛着巨蛋归来,沙普尔一眼就看到了蛋壳上的痕迹。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他们拜火人的蛋,可是很硬的。身为这个孩子的父亲,他自身与这枚卵之间存在这强烈的联系,他知道蛋壳里的生命安然无恙,那就够了。此时的他还需要依靠高黎,他不敢多生事端。

    “高公子,就拜托您了!”沙普尔诚恳地说道。

    “定当竭力!”心虚地高黎赶忙说道。

    更多好看的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微书坊

本文网址:http://www.51802.com/xs/1/1198/9123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802.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