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02小说 > 仙侠小说 > 太平旖梦 > 第12章 鸳鸯比翼

第12章 鸳鸯比翼

新书推荐:逍遥小神棍武道仙农快穿:神仙姐姐下凡撩网游之三国天降快穿女配:妖王,求放过!谍战精英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抗战游侠

    荷花、莲花配合打开新式飞翼时,也很快发现了这套新式飞翼的非同一般,不说十个小型核变动力发动机价值连城,就是整套飞翼的主体丝织物同样是世所罕见的宝贝材料,嗯,每一根丝线都是使用型的太空新能源材料特制的,看上去薄薄的样子,起码由上万层丝线制造,防寒、耐热、隔音,一个环节、一个地方都匠心独到,工艺精湛,技术先进,算得上华翰帝国乃至水星世界高精尖科技的集大成者,难怪郝院长要愧对同行、愧对兄长了。

    看到这套新式飞翼,作为万年学府的三大奇才,汪凡、荷花、莲花立即明白了设计者的奇思妙想,惊叹制造工艺的神奇,也对自己成功驱动这套新式飞翼多了一份信心,这玩意比起纯粹的黄金珠宝都要贵重N倍,技术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就是飞行员的配合问题与飞行技术问题,嗯,这个配合上三人以前就很默契,现在关系明确后,心意相通,问题应该不大;不过飞行技术问题可是一个不少的问题,过去荷花、莲花倒是玩过一些滑翔伞、小飞机等飞行器,知道一点点小技巧;可是汪凡这个穷小子是没有机会驾驶飞机、飞行器这种贵重的东西的,而按照设计理念,这种新型飞翼是以一人为主体,二人为侧翼,汪凡居中,双娇负责两翼,比翼齐飞是最佳配合方式。

    看到汪凡沉默不语的样子,荷花与莲花对视一眼后,轻声说道:“凡哥,据我们所知,这种新式飞翼一般是不用操作说明书的,当时主要是顶尖飞行员预备的,试飞员拥有非常优秀的飞行技术才行,我们两个过去曾经接触过其他类似的飞行器,不过也只是会飞能放的哪一种,谈不上精通与水平的。”

    汪凡闻言,心中苦笑了一下,这种事情现在不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有办法嘛?沉吟了一下,汪凡平静地说道:“我们先进去试一试,感应一下再说。”说完,汪凡便想着直接披上新式飞翼。

    “等一等。”莲花焦急地喊道。

    汪凡疑惑地看了看莲花,莲花立即羞红着脸解释道:“凡哥,这种飞翼不能这样进去的,要,要…..。”

    汪凡有点不高兴地说道:“莲花,有什么就直说,干嘛支支吾吾的。”

    荷花见状,羞红着脸在边上解释道:“凡哥,这个,这个,这种飞翼是靠传感器传导飞行员的意念与行动,如果您真想试飞一下,是要,是要将外衣都脱掉的,好让传感器全方位接触您的身体。”

    汪凡一听,立即知道自己闹了一个大乌龙,嗯,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飞翼飞行都是利用传感器接触人体的各个部位飞翼宛若人体的翅膀一样,能够不穿衣服最好,实在要穿,也只是在最关键的地方稍微加一点点特制的遮羞布,这套新式飞翼不仅没有改变传统的飞翼传导、传感模式,反而设置了更多的传感器,要想钻进去试飞,自然需要先除掉身体的累赘才行。不过,问题是想清楚了,但脸皮向来比较厚实的汪凡却没有道歉什么的,这时倒是异常冷静,笑眯眯地说道:“嗯,你们说的这个都是一些常识性道理,我现在只是稍微看一看,试一试是否合身,要不然真在你们两个面前坦诚相待,这个,你们两个看我一个?我是不是很吃亏?”

    荷花、莲花闻言,立即羞恼地一人扯起汪凡的一个耳朵,凶狠狠地说道:“您这个大坏蛋,明明是我们吃亏好吧?”

    汪凡见状,嘴里一边讨饶:“哎呀呀,耳朵被撤断了,我听不见你们在说什么?”一边双手顺势一左一右搂住了荷花、莲花。

    之前三人如此亲密接触,那是因为汪凡受伤的缘故,荷花、莲花多多少少有点大义凛然的意思;现在这种情况,摆明了是汪凡想揩油,荷花、莲花对视一眼后,便缓缓闭上了眼睛,一片云霞同时飞上了俏脸,娇弱的身子也柔弱、柔软、酥软起来,情不自禁更紧地依偎到了汪凡的怀里。嗯,双娇欲拒还迎,主要是心里想,既然之前答应了做汪凡的女朋友,接着打赌时开出了无上限的空白支票,现在又面临生死抉择,前途迷茫,自然没有必要再矜持,能够便宜汪凡这坏小子就尽量、尽早、尽快便宜这坏小子了。

    汪凡本来是想着将水搅浑以后不再尴尬的,没有想到平素高不可攀的荷花、莲花却突然异常温柔、乖巧、柔顺起来,自己这个过去二十多年无人问津的黄花伢子居然开始走桃花运了。嗯,今天老天降下灭世之灾,自己死里逃生,但必须去驾驶这个新式飞翼,这玩意之前三个华翰帝国顶级飞行员试飞时都死翘翘了,自己这个从来没有接触过飞翼的新手驱使风险实在太高,现在荷花、莲花摆出一番任君采摘的样子,我这小心肝怎么就扑通、扑通、扑通直跳呢?我这手怎么不受控制的乱抖呢?我这呼吸声怎么就比平时要快上三分呢?算了,算了,印象中碑林中好像有一首上古诗词说什么“有花当折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嗯,顺其自然吧。

    也许因为突然的灾害,也许因为深处地底,溶洞内的时间宛若静止,接下来郎有情,妾有意,汪凡、荷花、莲花之间顺其自然发生的事情周围是没有其他人发现的,如果说真有什么特别的话,碑林中数以十万计的石碑都粉身碎骨了,唯有一块上古石碑傲然矗立,嗯,汪凡依稀记得,上面铭刻着一个叫和凝的凡夫俗子所作《江城子?初夜含娇入洞房》,现在这朦胧的月色笼罩下,在这炙热的晚风吹拂下,石碑上面每一个字符都显出一份别样的风情:

    初夜含娇入洞房,理残妆,柳眉长。翡翠屏中,

    爇玉炉香。整顿金钿呼小玉,排红烛,待潘郎。

    竹里风生月上门,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

    恐乱马嘶声。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约,太迟生。

    斗转星移玉漏频,已三更,对栖莺。历历花间,

    似有马蹄声。含笑整衣开绣户,斜敛手,下阶迎。

    迎得郎来入绣闱,语相思,连理枝。鬓乱钗垂,

    梳堕印山眉。娅姹含情娇不语,纤玉手,抚郎衣。

    帐里鸳鸯交颈情,恨鸡声,天已明。愁见街前,

    还是说归程。临上马时期后会,待梅绽,月初生。

    1 !!

本文网址:http://www.51802.com/xs/0/6/4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802.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